• 《三十六大》在我眼里算得上是奇书一本了,冯唐以他自己独特的不二体给外甥、90后、还有自己甚至希波克拉底都写了封公开信。

    其中有一篇《在江湖上混需要养成的十个好习惯》,佐着比尔盖茨的《给年轻人的十一条忠告》一起阅读,简直可以在人生路上战无不胜、无往不利。

    注:跟原书中多了一个向死而生,少了一个服从。

    第一个好习惯 即时

    比如说,收到邮件24小时内一定回复。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的网络覆盖不好,不是借口;约好了会议没及时赶到,说是北京交通堵塞、闹钟没响、妈妈忘叫我起床了等等都不是借口。

    冯唐说的是即时,但我看到的是另外一个东西——不找借口。不找借口的的确确是一个好习惯,或者说找借口是一个相当常见的坏习惯,我们在工作当中,有时会不知不觉染上找各种借口的坏习惯。

    最近有一种日历很有意思,名字叫“请假日历”,每一天它都给你一个请假的理由,比如说一号是:老板,我要请假,因为我们家的老母鸡死了,我要回去喝鸡汤;第二天又请假说,老板,我昨天晚上吃了德芙巧克力,今天早上我发现我什么衣服都穿不上了……

    当然,这样的日历肯定不是为了帮助你怎么去写请假条的,只是为了给你在繁忙的工作当中提供一点小乐趣而已,而且它还有一个意外的功能——告诉你找理由请假是一件很无趣也很无用的事情。

    第二个好习惯 近俗

    所谓的近俗,就是不要让自己显得很高大上,不要老是紧跟潮流,而是要学会做一些很落后很不入世的事情,比如说现在人人都拿着手机,整个工作和生活都是围绕着手机来运行的,包括阅读,而且现在有很多人都已经不再读书了,而是在看手机。

    他所说的“近俗”其实就是要我们远离数字化浪潮的裹挟。比如说要长期阅读两种以上的专业期刊,知道最近什么是大奸大猾大痴大傻,知道最近最新最潮最酷最屌的事情是什么——请注意,他说的是专业期刊,他希望我们的入时、新潮带有一种专业的底色,这叫“近俗”。

    第三个好习惯 学习

    大家可能听到这个建议的时候都笑了,心想这还需要你来提醒,我们天天都在学习,但是很多时候我们的学习并不是真的在学习,而是一种向别人表现出来的这样一种浮在表面的伪学习姿态。

    学习是一件很苦的事情,而不是装给别人看的事情,但我们现在很多人的学习,是为别人之学,而不是为己之学。孔子说:“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我们今天很多人的学习都是为了让别人觉得自己在学习,让别人觉得自己有知识,而不是为自己去学习去专注的这样一种“伪学习”。

    真正的学习有时候甚至是痛苦的,是试图解决探究一个真正重要的问题,爱因斯坦说:“游手好闲的学习并不比学习游手好闲好”。当我们在说到学习的时候,可以问一下自己,我们的学习是不是一种游手好闲式的学习?

    冯唐提出的建议是:一年至少读四本严肃的书籍,他给出的严肃书籍的定义是:不是通常能在机场买到的,不是近五年出版的,也不是你看了能不犯困的那样一种书籍,这样下来一年读四本,才意味着你是在真正的学习。

    第四个好习惯 向死而生

    你要明白你已经得到了很多了,再要就是贪婪,时间太少,好玩儿的事情太多,从尊重生命的角度,不必纠缠,我记得冯唐以前说过一句类似的话,他说:“有时我们会感到焦虑,有时候我们的欲望会不断的肿胀,然后你就会觉得你挣的钱不比盖茨多,你和老婆的年龄差距太小,比不上杨振宁,你的名气不如迈克尔•杰克逊大。当这种欲望开始肿胀的时候,你可以到医院的重症病房去看看,那里面有的是比你年龄大的,有的是比你挣钱多的,更有的是老婆比你老婆年轻的。那是一个命悬一线的地方,因为当你看到各种呼吸器等等设备时,你就会意识到,健康的活着,自由的在地上走来走去,即使是买不起车也是一件很值得欣慰的事情,甚至是很值得骄傲的事情。”

    这个习惯也可以概括成四个字面:向死而生,学会让自己想象性的置身于某个最终的结局,然后站在终局看现在,这对于治疗你的焦虑,治疗你过度膨胀的欲望很有好处。

    第五个好习惯 写作

    读到这里的时候,我特别有感触。前一阵我有一个感叹,就是现在能够写通顺句子的人都是人才,有太多本科、硕士甚至是博士毕业的人都写不了通顺的句子,都写不了人话,说不了人话,哪怕是写一张通顺的,言简意赅的便条都渐渐成了一种稀缺能力。

    我们在买各种书,报各种班,订阅各种热门节目的时候,一定要想一想,我有没有一种最基本的技能——动笔。冯唐说:“能想明白、写清楚的年轻人越来越少,眼高手低的年轻人越来越多,所以一年至少要写四篇文章,每篇至少两千字。写作的过程,也是沉静思考和凝练的过程,仿佛躲开人群,屏息敛气,抬头看到明月当头”。

    动笔写,尤其是写超过两千字文章的时候,跟我们自己在朋友圈里发几句感叹是完全不一样的,我把写作比喻为思想的核算,有些时候我们觉得自己明白了很多事情,懂得了很多,但是当你坐下来,想把你自鸣得意的那些观点写下来,却发现根本都不能形成文字。我们对自己有很丰富的思想,有很丰富的知识的那种幻想,在你动笔写作的时候,可能一下子就破灭了,如果你不动笔写,这个幻想就一直存在。

    所以做企业一定要有财务部门,要有专门的人来记账,但是我们平常做事、想问题的时候却常常想不起来记账,由于不记账,我们就会产生各种幻觉,也会不知不觉流失很多我们自己认为属于我们自己,但很快就会流失的那些智力资产,所以动笔写作是一个好习惯。

    第六个好习惯 强身

    现在越来越多人开始在朋友圈里晒自己每天的步行里程数,有些时候我看到那个数字的时候都感到特别的自卑甚至是觉得有点匪夷所思,我看到我的一个朋友经常能走到8万步甚至到10万步,如果他的家里没有招财猫的话,我真的不知道他是怎么走出来的。

    我说的意思是什么呢?就是我们要学会自己去健身,而不要为别人去健身,不要做健身秀,健身不一定就是去跑马拉松,你哪怕是用特别土的方式,比如说站桩、静坐甚至做广播体操都是在健身,我们要知道身体是自己的,没必要去忽悠别人和忽悠自己去健身。

    第七个好习惯 爱好

    也就是培养一个真正的爱好。什么叫真正的爱好呢?就是那种哪一天你没有做这件事情,你会感觉到若有所失,甚至会很着急,比如说你在出差的路上,鉴于条件,不能去从事这种爱好,你会很着急,一旦有条件你就会马上去做这件事情,不这样做,你会觉得很难受,或者说已经形成了某种瘾,不是你想起来要去做这件事情,而是这件事情会时不时来提醒你:你该做什么了。

    这种爱好不一定要多高雅,看上去不那么高雅的爱好也是爱好,比如说你学会倒立,现在一般的人没有勇气去做这个运动了,比如说真正的发呆,还有如果是大家都会的那种爱好,你要做到让自己都觉得很佩服自己,那也可以是一种爱好,比如说自拍,这是一件很俗的事情,如果你的自拍水平已经发展到拍出来的照片不像是自拍的,那就是一种很好的爱好。

    至少这能证明你在这件事上真正的花了时间和花了精力,最重要的是你花了心思,爱好常常是这样,你在上面花的时间越多,花的心思越多,你就越来越会被这样一种爱好所暗中“绑架”,那是一种愉快的、幸福的被绑架的感觉。

    冯唐还说了一种爱好就是:扯拖。能够在某些事在某些局里面能够迅速的脱身出来,比如说某个人一但遇到一点事情,遇到某个自己不同意的观点,马上就会据理力争,这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如果发现自己有这种习惯的时候,你不妨培养一种新的习惯,就是立即闭嘴的习惯,你在争吵的时候,能不能马上说,我现在不争了,一句话都不说了,然后你回到房间里发会儿呆,或者玩玩自拍,你很快就会发现这种争论其实完全没必要。

    什么叫不好的习惯?就是你做这件事情的时候觉得津津有味,但是你真正停下的时候却发现它其实一点意思都没有,所以我们要学会养成一种习惯,这种习惯可以用禅宗的话说叫“截断众流”——当你的头脑中的观点犹如万马奔腾,当你要应酬的各种局纷至沓来的时候,你能不能有一种给自己突然叫停,并且能马上停下来的能力?

    第八个好习惯 常备

    这种习惯主要是跟工作有关,除了在睡觉的时候手机要开机,要让你的同事能找得到你,如果和上级一起出差,你的手机几乎要时刻攥在手上,手机没电不是理由,因为即使你用的是 iPhone,也是可以配一个外挂电池,这就叫常备,这样一种常备的习惯能够让你在职场上建立一种可信赖、可依靠的形象。

    第九个好习惯 执行

    值得做的,现在立即就去做,见到事马上就开始做。相反,一但拖延,这件事情的思绪就会占据你大脑的很多内存,当你的大脑当中关于这件事情该不该做,该怎么做等等这些念头越来越多的时候,你做这件事情的兴致、动力就会越来越少,见了就做,做了就放下,“了无不了”,这就是佛家的说法,一件事情见了就做着。

    第十个好习惯 收放

    有人可能会说,这样会不会太累?恰恰相反,见了事情不做反而更累,因为你的头脑当中有太多关于要做还是不做,该怎么做等等念头,当这样的念头越来越多的时候,一方面,任务一点都没有完成;另一方面,你的整个头脑,你的整个精神状态都会被那些你该做而没有做的事情所困扰,这种越来越多、越来越深的困扰甚至会让你的整个身心一刻都不得放松,这种状态其实是一种最累的状态,要让自己不累,最好的办法就是见了就做,做了就放下。

    什么叫收放呢?我们常常说收放自如,懂得“有所为,有所不为”,身为中国人,生下来不久就会接受一种苦役,那就是受教育。在受教育的过程中,从幼儿园到大学,我们都会被一种应试的思维所绑架。

    说到考试,我们每个人都有一把辛酸泪,考试让我最难受的一个特点就是排名次,如果你是一个极致的考试级的学霸,说不定你会喜欢考试,因为每一次考试都是对你荣耀的彰显。但可惜,不是每个人或者说几乎每个人都不是学霸,而每一次考试对他们来说都意味着是一种羞辱,就算你这次名次侥幸没有下降甚至还提高了几名,但是你心里头的那种阴影是挥之不去的。

    久而久之,我们就会以一种考试竞赛的心态看人看事,我们甚至会把我们整个的人生都变成了一种考试,到了该找工作的时候,又马上会比较他找的工作比我找的工作是不是要好,他的工资是不是比我的工资高,到了该买车的时候,我是不是买的起车或者说我买的是什么车,这又是一次考试,更不用说每年过春节回家的时候,那更是一次七大姑八大姨对你实施的各种考试。

    久而久之,我们就变成了一种考试化生存的人,即使我们已经离开了学校,我们总觉得我们的生活时时刻刻都是面临着各种各样的考试,同时也就意味着面临着对各种各样的恐惧、各种各样的焦虑、各种各样的羞辱、各种各样的失败挥之不去的担忧。

    我自己有一个观察,不知道是否片面,请大家指正。我发现,我认识的得抑郁症的人都有一个特点,就是好胜心特别强。他们习惯于从别人的角度来审视自己,他对自己有着非常严格的要求,简单的说是不懂得“收放”,不懂得人生不是考试,不懂得要学会为自己活。

    长此以往,你的行为方式和思维方式就会变成一种巨大的无形的压力,会使我们突然有一天对种种竞争,对种种人们孜孜以求的事情产生一种强烈的幻灭感和彻底放弃的欲望,这样就会很麻烦,可以说对于世界会产生这种厌倦,打不起精神以及一切都没意思的状态,这就是那种持续的、稳定的、强烈的竞争意识所导致的物极必反的结果。

    所以我们要学会收放自如,学会给自己拉一个清单:哪些东西从长远来看是真正重要的,而又有哪些东西从长远来看是根本不重要的,有些事情在当时看,事大如天,过后想,细枝末节,看似很重大,实际上没有意义。

    不要去在无关紧要的事情上习惯性的争强好胜,而是要识别发现哪些是真正重要的事情。什么叫真正重要的事情——就是一年后看五年以后看、十年以后看甚至是在生命的尽头看,那些真正重要的事情到底有哪些,自己写下来,写一个有层次的清单。

    比如我在生命的尽头没有做而感到特别遗憾的事情有哪些,20年以后回头看,我该做却没有做的事情有哪些?按照这样的逻辑,按照这样的顺序,甚至是一周以后,写下来,你就知道真正重要的事情以至于到了非做不可的事情到底是什么。

    写下这些清单,每天将自己的经历和心力平均分布在那些重要性完全不同的事情上,而不要让自己像迷宫里的老鼠那样,没有方向感的乱窜,这样除了让自己精疲力尽以外,真正重要的事情反而被耽误了。

    东拉西扯结束,希望自己活得像自己朋友圈发的那样好。

  • 当我们在面对自己特别在意的人也好、物也好,正常的第一反应是“渴望”。

    但是,我们常常却因为这种在意而感到焦虑,焦虑是什么?有可能是一种想得到,又不敢去行动,于是在原地反复纠结后的结果。

    我们有时候对一个东西容易产生好奇,想去尝试一下,但大多数人又容易陷入一种犹豫不决的情况,是因为他们觉得没有完全弄明白一件事情,宁可选择纯粹地思考也不愿真正地付出行动。

    或者大家又只是带着试试看的一种心态,而这种尝试纯粹是另一种借口,因为当你还没有开始的时候,就已经给自己想好了退路,终将以失败而告终、一事无成。

    并非困难使我们放弃,而是因为我们放弃,才显得如此困难。

  • 2016-12-11

    重庆森林 - [Rhythm Section]

    就在前几天,我们费尽了力气把一位客人送回家安顿好以后,我试着开始回想自己喝醉的种种情形,是被谁送回了家,途中闹了多少个笑话又说了多少的胡言乱语。

    但是我无论如何都拼凑不出一份完整的记忆出来,也许是喝断片了什么都不记得了,也许是身体本能地在排斥那份痛苦,不愿再次想起,哪怕任何一次。

    所以,一个借着酒精胡闹的开始,注定会指向一个带着宿醉感的痛苦结局吧。

    凌晨的重庆,潮湿的空气混杂着雾霾,让这座城市的一切变得更加迷离、朦胧。

  • 2016-11-30

    晚安 - [Pillow Talk]

    hibari是一首奇妙的曲子,如是说:

    不断重复的极短主题旋律的下面,穿插着模糊混淆的音乐声部,它就像日夜川流不息的城市所发出的耳鸣声。

    每当失去亲近的人时,我总是会有这样的感觉,也就是自己多么不了解对方。

         坂本龙一

  • 2016-11-24

    幸福的秘密 - [Pillow Talk]

    据说,幸福的秘密被藏在了三个少年的旅行之中,他们分别是:《小王子》、《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和《牧羊少年奇幻之旅》。

    三位少年的旅程都着一些共同点:宗教、寓意、神秘主义以及看似简单实则深奥的故事。而前两者因为电影的关系大家都已耳熟能详,而至于《牧羊少年奇幻之旅》,说来惭愧,我近来才开始读了一部分。

    幸福的秘密:

    有一个商店老板教他的儿子到世界上最有智慧的人那儿,去学习幸福的秘密。少年于是穿越沙漠,跋涉了四十天,终于来到一座盖在山顶上的美丽城堡。那是智者住的地方。

    他本以为会遇见一位摆脱尘俗的智者,结果他一踏入城堡大厅,却看见了闹哄哄的聚会,商人来来去去,人们挤在各个角落里聊天,一个小型的乐团正在演奏着抒情音乐,还有一张桌子上摆满了各式各道美味佳肴。而智者正在跟每个人谈话,少年只好等候了两个小时,直到终于轮到他和智者说话。

    智者专心听少年解释他来这里的原因,却说他没时间立刻解释幸福的秘密。他建议少年到四处去逛逛,两个小时后再回来。

    “同时我也要你做一件事”,智者递给少年一根汤匙,匙上滴了两滴油。“当你在四处逛的时候,不要让油滴出来。”

    男孩开始沿着城堡的楼梯爬上爬下,眼光却一刻未离开汤匙。两个小时后,他回到大厅,找到智者。

    “好啦,”智者问,“你有没有看见挂在餐厅里的波斯壁毯?你有没有欣赏那个精心设计的主花园?那可是花了十年才造好的。你有没有注意到图书馆里那张美丽的羊皮纸呀?”

    男孩觉得十分尴尬,坦承他根本什么也没注意看。他只全神贯注不让油滴出来。

    “‘那就再回去欣赏这个城堡的美丽壮观吧!”智者说,“你不应该相信一个人,如果你不了解他的房子。”

    于是少年就放松心情,开始探索这个城堡。这一次,他仔细地欣赏了天花板、地板,和樯上的绘画,他看了花园,也瞭望了四周的山景、美丽的花朵,还有各个精心挑选的艺术品。等再回到智者身边时,他仔细描述了他所见的一切。

    “可是那些油呢?”智者问。

    少年低头看汤匙,发现汤匙里的油早就没了。

    “我只能提供你一个建议,”这个最有智慧的人说,“幸福的秘密就是去欣赏世界上所有的奇妙景观,但不要忘了汤匙里的油。”

    世界上大部分不幸的人按这个故事所述可以分成两类:一种是一辈子光顾着欣赏着世间的良辰美景,对手中汤匙里的油视而不见。另一类则是只顾着手中的汤匙,而对世间的奇妙景观置若罔闻。

    幸福是一个非常深奥、复杂多变的问题,但是当幸福真的成为了一个 非 A即 B二选一的时候,也许我们做的任何一个选择都会指向一个令人失望结局:轻则与幸福擦肩而过,重则落入不幸的深渊。

    嗯,愿你我皆能“欣赏世界上所有的奇妙景观,但不忘汤匙里的油。”

  • 2016-11-06

    入殓师 - [Pillow Talk]

    期待值过高的东西往往会令人失望,食物在这一方面发挥得尤为淋漓尽致。在一行人经过好一番舟车劳才吃到了心心念的河豚之后,大家竟然无一不称失望。单从口感上来说:刺身似鲷鱼、炸似牛蛙、煮似安康,口味又不及扬中的红烩烧法(或许我们口味真的变太重了)。唯有当一口用纸做的锅开始煮河豚时,大家才又把话题拉回了餐桌之上,嗯,大家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到了一口纸锅身上了。

    既没有缺斤少两、也没有以次充好的无辜河豚倾情倾力的本色出演,一定未料到自己竟然在未能抵达彼岸时就被我们几位无耻之徒在餐桌上品头评足了一番。哎,可爱的河豚究竟何罪之有?

    在追加了一份河豚白子之时,我立刻联想到了入殓师中社长邀请主角一同用餐的场景,品尝对象自然是河豚白子。我尽可能的将本意转述给大家,一是想告诉大家河豚白子乃人间真味,二来是电影中的本意作为一名人类,我们要尽可能的品尝到“最好”的食物。结果大家的反应也是令我诧异,看来现代君子不仅要远庖厨,更不能谈庖厨。

    以下就是男主本想去社长那里提出辞职的桥段,其中男主、社长、往生者、植物以及河豚,五者都恰到好处地结合在一起。

    男主心怀不安地推门而入。

    社长:吃饭了吗?

    男主:诶?

    社长:你老婆还没回来吧?

    男主:是的。

    社长已为男主倒上一杯茶水。

    社长:一块吃吧,我做的比你好吃,来,吃吧。

    男主:这是什么?

    社长:河豚的白子,烤一下蘸盐吃,很香。

    男主此时用疑惑、不确认的眼神看着背后的相框,奇怪的背后并没有佛龛。

    社长:我老婆,九年前得病去世了。

    社长:夫妻俩肯定有一个会先走,痛苦的是活着的那一个。

    男主依旧紧锁眉头,似懂非懂的看着社长,而社长却满脸从容,浅呷一口茶后继续说

    社长:我把她打扮的漂漂亮亮的,送走了。

    社长转头回看自己往生的妻子,脸色突然变得严肃与认真并说道。

    社长:她是我走送的第一个,从那以后我就开始做这行了。

    社长双手将烤好的河豚白子拿起。

    社长:就说这个吧(指河豚白子),这也是遗体啊。一种生物靠着吃另一种生物生存,当然,植物除外(其实植物是间接地在吃着其他生物)。但是,想活着就得吃东西,既然吃,就吃最好的。

    男主还是似懂非懂的神情,但是在最后一秒却用力的点了一下头,似乎在心中决定了什么后,拿起河豚白子开始大快朵颐。

    社长:好吃吗?

    男主:真好吃。

    社长:太好吃了,真是罪孽啊。

    而社长此刻的表情转换也非常值得留意,分镜最后也再次切换到穿过植物拍摄的视角。

    这是一份所有人都会本能地拒绝、抗拒甚至厌恶的职业,但是男主小林大悟(其实这个名字的设定在我来看非常有意思,虽小却大悟)最终却将它做出了行云流水般的美感。尤其是片尾的那一个长镜头,男主让一位逝者充满体面、尊严以及美丽得踏上最后的旅程,堪比宫家六十四手一样的出神入化。

    这是一部所有人观看后都能有代入感的一部电影,父亲、儿子、妻子、上司、下属、朋友以及街坊等等,最后,就以电影中的另一段值得深思的台词结束这篇文章:

    我打算迎来人生最大的转折点,但卖掉大提琴时,很不可思议,觉得很轻松。觉得被一直以来的束缚解放了。自己以前坚信不移的梦想,可能根本不是梦想。

  • 2016-11-05

    潜意识 - [Pillow Talk]

    回常州聚餐时遇到了许久未见的朋友们,东拉西扯之余有一个小故事引起了我的注意。

    话说大家正聊着关于房产的话题时,一位朋友就急于跟我们分享他在三亚的买房和卖房的“痛苦经历”。当年这位仁兄在三亚房产商的安排之下,在海边体验到了令人心旷神怡的阳光、沙滩等浪漫氛围,心中那股“我一定要在这里生活!”的亢奋心情油然而生,二话不说便重金买下了该别墅区域的黄金位置,幻想着以后隔三差五可以白天看着沙滩海浪、沐浴温暖太阳纵享人生的好日子,做一回彻底远离悲催的城市生活而做一名永远潇洒的游客。

    其实这位朋友后续的结局不难猜到,撇开多年高昂的物业费和管理费不谈,曾经以为自己说走就走的度假计划却经常被各种世俗之事打断,年末的全家旅行计划也被更具吸引力的国际旅行路线统统代替,自己还一直抱着反正房子都买在那了,想什么时候去都无所谓的心态,以至于在购房之后竟然没能第二次踏足过那片幻想过的“浪漫之地”。

    嗯,或许任何人到了这片遥远又美好的环境都会有着同样的冲动,更何况是被一种精心设计过的气氛所裹挟之时。换做是我,不是苦于囊中羞涩,相信也逃不出那种那种追逐虚无缥缈的美好感觉,一时冲动在那遥远的地方购置一套根本用不着的房产。与此同时,我在重庆待久了也常听到到地产业内流传的段子:“江景豪宅?那些都是外地开发商建了再卖给外地人的,我们对山水风景并不稀罕,小洋楼才更安逸。”连开发商都迷恋这里的好山好水好风光,而我们究竟要做多大的努力才能够破除这个“游客心态”的贪、嗔、痴呢?

    谈完三亚买房记再聊聊我自己生活中的怪诞行为,曾经有不少人包括我的父母在内跟我提到:一口流利的外语是一个人魅力的加分点,若是才高八斗还会多门语言,那更是锦上添花。这个曾经很励志但是现在却很荒诞的观点在我看来实质上就是一种文化上的“旅游胜地心态”。好比我父亲至今看到英语节目都会让我翻译一下大意,我想我们父子之间的交流质量都每况越下,你我再纠结于这番内容大意莫非是苦中作乐?

    我所理解语言的普世核心是以文化为基础而发展出来的,撇除文化这个因素,语言对我来说更多是起到了传递信息与相互理解的作用,假如我与身边的人用同一种语言、同一种语境相互沟通时都出了问题,那么任何的外语技巧在此刻都无法起到加分作用。

    我们被种种无法察觉的潜意识所导致的荒诞行为,令人深陷其中,也将人折磨的死去活来。

  • 2016-11-02

    见自己 - [Pillow Talk]

    嗯,我又看了一遍《一代宗师》,或许是自己太爱这部电影,也有可能是此时想再被它感动一次。

    每一次重温这部电影,都会有一种回到那个年代的错觉。但这一次对我来说,则是想借机重温那段有些模糊的记忆。

    整部电影还是毫无悬念的出色,按我的水平来说它每一个环节都做到了无懈可击,当故事、画面以及配乐交融在一起时,真是再多看两遍都不够瘾。

    但是,我内心对电影中台词部分的感情却产生了一些动摇,就是那些电影中恰到好处却又意味深长的“金句”。

    无他,也许是无聊的段子或者道理实在是看多了、听多了,再遇到“一句话中看世界”的文字心里总是会有些排斥。更何况开场没多久就安排叶问还如此形容他的夫人张永成:“一般她话不多,因为她说出口有时会伤人,两夫妻,要无声胜有声。”。

    倘若真少去一些金句来点破叶问与宫二的错过与离别、叶问自己的宗师之路以及丁连山看透世间的情节,整部影片或许会更加有趣(以3D版本的剧情为出发点),毕竟他们每个人的内心世界都毫无保留地都折射在了自己那份细腻情感之中。

    这次让我想起再看一回《一代宗师》的还有另一个不得不提的契机,一张在偶然间找到的《一代宗师》原声黑胶。

    梅林茂固然技高一筹,能将这部电影中各个角色在情感之间的凄美表现得淋漓尽致。当《一代宗师》中每一个音乐骤然响起时也都让我泛起一身的鸡皮疙瘩,往后一旦回想起这一段段的旋律时,甚至可以将让我再次折返回到电影之中。

    但是《一代宗师》中让我感动次数最多的一曲却并非出自梅林茂之手,而是那首选自 《美国往事》中的 Once Upon a Time in America: Deborah's Theme,在我写下这段文字之时,我依旧还在重复地听着马友友与原曲谱者 Ennio Morricone一同合作的大提琴版本,收录于《Yo-Yo Ma Plays Ennio Morricone》。

    另外,也是由梅林茂配乐的电影《其后》中的主旋律 EPILOGUE I与 II其实和《一代宗师》之中的部分旋律很相似,但是表现得更为压抑一些,尤其是 II中加上男主苍白的配音后更显凄美。

    虽然前面刚提到自己有点排斥“金句”的存在,但是当这些极具隐喻的文字浮现在屏幕之上时,我还是忍不住地去思考、自省。

    好比“人生如棋,落子无悔。我们之间本来就没恩怨,有的只是一段缘分。”,以前看这句话时只是觉得它合情合理,而今天却抱着一种截然不同的心态对待这句话。

    人生无悔,谈何容易,审视之下我发现自己的过往几乎都是在悔恨之中蹉跎。唯有今年慢慢地开始,不再无意义地去悔恨,除了自省之外也试着慢慢忘记过去,无须再记得过往的对与错、好于坏、舍与得,希望在一定程度上解脱。至于缘分的缘起与缘灭,在这座因果之间的桥梁面前,我则是更加地笃信着它的“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

    “我选择了留在我的年月,那是我最开心的日子。”当我们开始怀旧时,其实就是选择留在了那个年月,那个曾经属于我们但是再也回不去的最好时光。不喜欢随波逐流的我也试着拒绝所有能够拒绝的“新事物”,竭尽全力地保留着那些年月中的所爱与所恨,也在此时此刻才认识到自己竟然是一个有着叛逆精神的人。

    最后,当我听到“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的时候,停顿了许久。因为我原本一直梦想着自己能够见到天地,也曾奢望过想见到众生,但是我在此时此刻间,我只奢望能够见到一个真正的自己。

    而你呢?

  • 2014-02-20

    先锋也破产 - [Pillow Talk]

    伦敦著名的先锋零售概念店LN-CC 始于2010年,创始人 John Skelton是资深时尚买手,曾为 Selfridges, Harrods 和 Oki-ni 等高档百货工作,他为 LN-CC 确立了 “无妥协,无偏见,无所不包”的个性化经营理念,逐渐在英国和海外时尚圈声名鹊起。”

    LN-CC 销售的商品非常广泛:国际大牌设计师,街头潮牌,绝版黑胶唱片,珍版书籍,顶级音像设备。它的线上电商网站和线下门店融为一体,拥有独特的设计风格和买手品味。但单靠好品味是无法在残酷的商业社会立于不败之地的,从2013年下半年起,LN-CC经营陷入困境,开始拖欠货款,资金周转的麻烦越来越大。终于,在上周进入破产整顿程序。

    一个零售商,敢于宣称自己“只选择能打动自己的商品,而不介意是否好卖,是需要非常大的勇气。”

    Skelton 反思道:“我们这帮时尚先锋人士怀着一腔热情,想做出一番与众不同的事业,但不幸的是,我们没有与热情匹配的资源和能力,在资金结构,物流,订单处理等方面有很多短板。自始至终我们都没有理顺商业逻辑。据说,LN-CC 的股东为时尚圈内几个好友,为避免影响他们的经营风格,一直拒绝外部投资。

    借机提醒一下那些追随“先锋”的先锋派们,当所有的抉择仅仅只考虑到自己,对其他因素避而不见,凭一腔热情想做出一番“与众不同”的事情,继续狭义的聚集在所谓的“圈内”,很有可能会面对一个意想不到的结局。

  • 2014-02-07

    时间去哪儿 - [Pillow Talk]

    在博客时代写微博,微博时代写博客的非典型代表就是我了吧?今天手贱地翻了几页,发现以下几个汗颜的问题:

    首先,我不知道“晒”是不是一种病,如果是的话我前几年那个真叫病的不轻。

    总算改了“晒”这个破习惯,开始煞有其事的隔三差五写两段草纸,今天又回头瞄了两眼留下的草纸,简直就是那个谁谁谁说的:思想海洋里的海蜇皮、智慧世界里的活僵尸。

    好吧,理论上来说这两个问题一旦开始自我觉醒的时候,我就应当立即地把这里删了关了一了百了,免得自己继续打自己嘴巴。但是我还是要大义凛然地狡辩一下,我可是在分享和记录着我觉得“有意义的事与物”呢,同时还在追求着某种程度上的互动与聚合,吾之蜜糖、彼之砒霜的道理我当然也懂,可这里毕竟是匿名性质的地儿,爱看不看、爱理不理是永远的铁律,更何况,本质上这里是自娱自乐,亲朋好友一律不接待,你若知道我老底,恳求请别掀开它~

    我这里半亩田的问题算是到此结束狡辩,又手贱刷新了一下微信朋友圈(为什么是微信而不是微博:一来已经不用微博;二来微博已经沦为陌生群体互动,仰望压根看不见摸不着的生活分享对我压根儿就没任何吸引力),发现以下几个冒冷汗的问题:

    但凡是XXX,都会发看完就转、不得不转,而且到今天还乐此不疲。(传销组织以及重度迷信者例外)

    但凡是XXX,都会发“心目中的美食”和“心目中的酒店”,无一例外。(自己亲手做的以及餐饮、酒店业工作者例外)

    但凡是XXX,都会抓住机会去了老百姓去不了的地方打开GPS定位一下大声呐喊:我~在~这~里~等~着~你~回~来~,无一例外。(那里就是您的家例外)

    但凡是XXX,都会发一段像连文字都需要美图秀秀重度 PS的金句点拨,让人产生错觉那就是她/他的大智慧与大境界。(大智若愚者例外)

    但凡是XXX,都会在午夜十分一个该洗洗睡了的时候来一首港台情歌,其用词之惨烈可用悲惨万分来形容,直叫人怀念那些只有饥荒而没有爱情的年代。(真的有歌词那么惨的例外)

    但凡是XXX,都会自相矛盾地炫耀着自己的体重,在每次聚餐时所有人都在流露着:大哥、大姐,求你吃多点吧的表情时,XXX还在说要自己已经胖了多少多少,并邪恶地且附上一张令所有生活条件优越的胖子都要流口水的中国好身材。(有科学依据需要减肥者例外)

    但凡是XXX,都会面里跟“好朋友”相互吹捧,回头私底下一顿喷加黑。(以全球女性为主,目前全球男性数量也有增加的趋势,没有例外~)

    继续搜罗下去,还有着一大串但凡,假设能发在一个如天涯八卦版这类是非之地没准还能产生新一代的朋友圈造句大奖赛。要问我XXX是什么?你大可以想什么就是什么,倘若真的非要较真追究下去,其实本质无非就是:你、我、他。状态正常一点的,就是无聊没事发个家里长家里短;刻意一点的,就是显一显自己的高大上,露一两手见不到的;而做作和矫情一点的,就是已经陷入了一种网络社交漩涡,深深无法自拔。

    我很喜欢的一个学者 Michael Sandel提出:现在这个年代,我们更需要莎士比亚。类似还有在金融危机时提出来的:我们是否还需要银行家和金融家;还有城市化进程过快过大时提出来的:让灵魂跟上脚步。这些无一例外都是在控诉着这个世界太过讲究“快”所折射出来的各种社会问题。之前说到让不少人陷入的网络漩涡也是一种“快”所折射出的心理问题典型例子,好比今天 A君处于某种目的刻意分享了个 ABC,B君看完也要分享个 ABC甚至 AABBCC才能满足,两位的共同朋友 C君开始产生错觉觉得 ABC就是传说中的标杆也盲目的去为追求了ABC而产生了心态上变化,这就是典型的一种丧失自我的社交漩涡,更可恨的是身边总这样的漩涡时刻在有意无意地打扰着、迷惑着你,好在乎腾讯善心大发地祭出了相应的屏蔽功能,也算是还了世界一分宁静。

    社交漩涡另一个容易改变自我意识的就是会徒增虚有的参与感,好比 A君的朋友有一辆 458,一切的一切都与 A君毫无关系但是 A君刻意的分享了一下,看到的人下意识的产生了 A君各种有关法拉利的参与感,建立了两者之间本不存在的联系,也就是所谓的“脑补”,而背后的真正目的可以是炫耀、可以是增加被关注、也可以使获得更多认可度甚至可以展开自我催眠。这不是连名不见经传的大学机构都在提醒大家,少看看高富帅和白富美们美食图片,“脑补”过多了以后吃同类产品会自动触发难以下咽这个狗血剧情的,到头来亏的还是自己啊。你在问我有没有干过这档子事?那~是~必~须~有~,更何况我的终极梦想就是成为 Justin Bieber那样的汉子开着租来或者二手的法拉利、兰博基尼时刻分享我的动态羡慕死全世界。

  • 2014-01-26

    不想过年 - [Pillow Talk]

    正值过年,看到了一段感触很深的文章,同龄人、两代人甚至三代人的观念碰撞也莫过于下:

    过年回家乡不要试图去推销那套雅痞的观念:喝什么红酒、穿什么质地的套头衫。在强大的现实主义逻辑之中,你就是一个不会过日子的废柴。由品味构成的大城市优越感可以瞬间被洞穿:言必称纽约,却一次都没去过纽约,其实只够钱去次泰国;每个月仍在还15万的奔驰smart车贷;过完年,房东就要涨房租,心里一直在挣扎要不要搬离电梯公寓;年终奖很少,过年这一次回家就全花光了;信用卡已经有了三笔分期,难道还要继续第四笔分期付款吗?

    这就是现实,大部分人昨天还在嚷嚷着要活出自己的精彩人生的时候,下一秒就被各种不同的价值观打了一记闷棍。所以大家开始设法摆脱传统的枷锁:逃,不惜代价的客走他乡,天真地认为这样就是远离了是非和琐碎。

    但凡还有点怀旧情怀的人,时隔多年后还是会发现,也许自己永远无法从那个自己一直唾弃的评判标准中逃脱,甚至在抱怨为什么幸福如此单一、如此残酷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也已无奈地陷入了这股洪流之中。交际圈窄如我也很努力地去寻找了,去寻找那些看得到摸的着的真的勇士是否还存在于这片土地上,很遗憾,算上我自己,一个也没有。

  • 2013-12-22

    Pessimist - [Pillow Talk]

    十首情歌九首悲,也许是美好特别难描写,所以情歌里的提到的永远并不是永远,而是一去不复返。

    快乐得不到回应之时,悲观才能赢得共鸣,而当悲观成为我们共同信仰的时候,每个人都不过是个迷路的孩子罢了。

  • Gauging yourself against others is a nasty drip-drip of poison into the bloodstream

    Last week I was visited at work by a reader from Malaysia who was passing through London. I am not always nice to strangers but I was curious about this one. For three years she has been emailing me about my columns – and yet she is not quite 12 years old.

    When this child – who turned out to be charming and poised – had left, I started thinking about my own (much older) children. Their manners and curiosity about the world suddenly seemed wanting – as did their appetite for reading the FT (written not only in their mother tongue but partly by their mother).

    To prevent a pointless where-did-I-go-wrong wallow, I turned for distraction to Twitter, where someone I follow but don’t much like was triumphantly tweeting the publication of a new book. I expanded the tweet and saw a dozen replies saying “Can’t wait to read this” and “if it’s even half as good as the last one!” after which I grimly clicked through to Amazon to see the book’s sale’s rank. The knot in my belly loosened: it was 24,358.

    I then scanned the FT website to see how well my article was doing. Its position on the “most read” list was slipping, so I checked to see how many comments it had attracted. That was better, but only slightly. Without noticing, I had escaped from invidious comparisons in the real world to the even more invidious world of cyber comparison.

    To compare is human nature, but – as we all know – it always ends badly because there is always some maddening person doing considerably better than you are.

    Yet there is a difference between old-style comparing and cyber comparison. The first is relatively easy to recover from as it comes in infrequent hits. Exposure to a delightful girl from Malaysia doesn’t happen every day and made me anxious only fleetingly: after a couple of minutes I had made a full recovery. Cyber comparisons are a nasty drip-drip of poison into the bloodstream. It goes on forever and so you never get time to recover at all.

    Last month scientists confirmed what surely every parent worked out long ago: Facebook makes you unhappy. Looking at other people’s apparently cool and glossy lives brings only misery. Even without a scientist to hand, I can tell you the same is true for Twitter, LinkedIn, Klout and all online rankings. Compare and despair, all round.

    It is not just teenagers and insecure journalists who torture ourselves in this way. I recently ran into one of the most worthy people I know, whose life has been dedicated to solving the nation’s most pressing problems. I found him staring at his iPhone and crowing: 106 people retweeted me! He then assured me that a similar tweet by another well-known figure had only been retweeted 12 times.

    At first I thought it remarkable that this high-minded man had succumbed to such a lowdown practice. But now I’ve decided it’s not surprising at all. Most of us knowledge workers are bundles of egotism and insecurity, hungry to know how we are doing. A decade ago there were few ways of finding out; now we all carry a tool in our pockets allowing us to make constant comparisons. How can we not become addicts? Cyber comparing produces a guaranteed adrenalin rush of pleasure and pain, minute by minute.

    The act of comparing has got so big it is now threatening to swamp the act of creating. In the old days authors had to wait for the royalty statement to see how well (or badly) their books were doing. Then came Amazon offering its misery-inducing real-time sales ranking. Now Twitter offers something more scary still: we are no longer comparing things we spent years writing, but things we dashed off in seconds.

    So how do we kick the habit? Experts say we must first stop monitoring how others are doing and make comparisons only with ourselves. That is easier said than done – and in any case, is not the answer. In an internet age, even self-comparisons are invidious. If the next day the important person were to find he had only 104 retweets, he would be miserable.

    The experts then urge us to concentrate instead on our inner growth. But that’s no good either, as it seems even this has become a source of online comparison.

    I have just emailed my 11-year-old friend and warned her I was going to put her in a column. I said I was writing about how Facebook and other social network sites make us feel bad.

    I’m not allowed Facebook, she replied.

    So there it is: a partial explanation of why she finds time for the FT, and a partial solution to the problem of cyber comparison.

     

    lucy.kellaway@ft.com

     

    Copyright The Financial Times Limited 2013. You may share using our article tools. 

    Please don't cut articles from FT.com and redistribute by email or post to the web.

    虽不让转,还是楞转。更多 Lucy请去: http://www.ft.com/comment/lucy-kellaway

  • 2013-10-01

    Fat Boy - [Pillow Talk]

    Rick Owens 2014 S/S Womenswear,emmmm...怎么说呢,看完了它之后我还真觉得挺好玩的~

    首先不得不提便是那群从美国空运到巴黎的汉子们,她们硬生生地让我想起了二战时期美国投向长崎的那枚"Fat Boy"的爆炸场面(好像有点不恰当,有点硬凑 Fat Boy这个名字来着),最初以为图片中的各种原始健身操只是在正儿八经走秀之后顺路哗众取宠的小把戏,结果看了整个过程才知道,那整个欠缺美感却又行云流水的原始健身操居然就是这场秀的本身,我只能说这回的策划公司完全是 out-of-the-box了一把,完全不把那一群坐那儿严正以待的装逼犯们当一回事情。

    随后我还想到了新闻推送上的部分评论,例如:再此之后这季所有的秀场都会落个索然无味的下场;还有大家可以买张机票回去洗洗睡了等等类似的“赞美”之词,我认为这种观点有点儿言过其实的趋势,因为任何一个反常规的事物通常都能让看绝大部分人留下深厚的印象,不管它是具有积极还是消极意义,好比当年东洋帮携他们的奇装异服踏入了华丽的巴黎同样让看官们感受到了一股强大又原始的冲击。但随着时间慢慢的推移,最初那的股震撼力开始逐渐消散,加上整个时装、艺术界随后也涌入了更多的新奇想法,大家的思维越发地宽广之后,都会发现最初留在心中的那股震撼力也变得就那么一回事,大家开始忘记了大惊小怪,并且学会了见怪不怪。而这场好玩又精彩的 Rick Show也会像时一样地在大家心中泛起一片涟漪,但也注定会慢慢消散开去。

    当然,任何一件事情都逃不过它的两面性:有人喜欢就必定有人恨之,这场另类的 Rick Show同样逃不过这个命运。相信第一批讨伐者就是那些传统老派绅士淑女们了,他们骨子里就认定有着一群高贵冷艳的靓模们鱼贯而出才是一场像样的走秀,这在我眼里就好比那些整天标榜着只有英式口音才配得上叫做英语,余下的发音皆为不入流的杂鱼一样可笑。接着的一波应该是那些准备时不时换换口味的名媛们了,不知道她们再看了一群汉子们的张牙舞爪之后,还能否还能过得了自己内心的那一关,毕竟,名媛们可是不甘与汉子们为伍的。或许他们不知道,既然 Rick Owens能让如天神下凡般的娇妻路演各种 Campaign,也便对不上以上两路人马的胃口了,实质就是他们挑错了人、看错了场、穿错了衣。

    再来说说这场秀背后的价值吧,这次它除了能在时尚界掀起轩然大波外,也是一次能拉动销售额的大冒险,原因简单不过:整个秀场成了高瘦胖矮等各路奇异人士的超级试衣间,每一位身材奇光异彩的汉子能挤进 Rick再服服帖帖地配合高亢的节奏甩手踢腿、上蹿下跳15分钟,这赤裸裸地暗示了那群柴火身材的旧顾主们以后可以穿着 Rick去耍体操了。而整场最火爆的亮点当属那双 Adidas联名大球鞋,妥妥地成为了开季后的 must have item的硬项指标,从此以后,那些没自信没实力驾驭 Rick的潜在顾客们大可以昂首挺胸踏进 Rick学习汉子好榜样,买上特大号、踩上大球鞋,凶悍地健身去了。

    最后则是得不表扬一下由 Byetone操刀的背景音乐,简洁明快的基调让整场秀的气氛和节奏搭配相得益彰,满分~

    您说男装那场的概念如何?除去衣服,难道您不觉得那就是一场重口的 Victoria's Secret么?

  • 2013-10-01

    Another City - [Pillow Talk]

    人为何会思念一座并不属于你的城市?

    之前的一篇博文也稍稍提到了现代人的异乡情节过于严重,因为周遭环境中情感的流与疏、分和离,任何人都可能在自己家乡里却感到作为一名异乡人的情境,各种对另一座城市的思念与憧憬之情也便偷偷地跑了出来,挥之不去。

    还依稀记得曾经读过的《文化苦旅》中的一个观点:对任何一座城市的思念,终究是思念那座城市里的人,即便首先想到的那座城市的建筑、街道、食物甚至那里的气味,然而一切的一切终将蔓延并折转于对人的思念,城市与人之间的纠葛,即是源头,亦是终点,可爱又可恨。

    经常也好,偶尔也罢,随着自己学会整理思绪、学会真正了解自己之后,我越发地赞同这一观点。回头看看,曾经心中日思夜想的城市很多情况下竟然是因为贪图声色犬马,有时还要满嘴空谈什么文化、什么建筑,更恨不得自己是土生土长,却从没发现自己心中的种种感情竟然是寄托在一座座空城之上,可笑之极。

    奇妙的是,人的记忆会选择性地自我篡改,在一段不成熟地回忆或思绪的过程中,竟然会偷偷地隐藏自己的真实感情,以至于自己都无法确定,你是否因为某个人才与一座城市建立上联系,而那座城市本身的意义对自己来说却已经十分模糊,最为可怕之处则是整个过程从开始到结束竟然能够干净利索到自己浑然不知。

    可悲的是,人的言语会选择性地自我撒谎,仅仅为了迎合大众期望或者为了不落俗套而显示自己的“与众不同”,命运弄人地让他们活在了中国,但是所有的信息都彰显着自己是一位海外来客(这真的与我是否有爱国情结无关)。

    庆幸的是,我还有机会修正自己的无知,当我再次被问到有关自己思念或者喜欢的那座城市,我确定自己能够给出的是一个更为成熟、更为负责的答案,而不是重复着那段幼稚的南柯一梦。